请在30日内进行

2020-11-20 03:59

“但是,考古学界普遍认为,青藏高原的细石器文化时代的具体起始时间尚有待新的证据确定。”郭海民强调说,“而这次梅龙达普洞穴遗址的发掘研究,特别是已经出土的典型细石器,很可能让这个问题有所突破。”

“按照工作程序,接下来,考古学者在继续发掘的同时,将会对出土的文物和信息进行整合与深入研究,这是一个十分繁杂的过程,从工具的制作工艺、岩画的绘制手法、地层结构、周边环境等多方面入手,经过细致的研究和推理,得出科学结论。如果研究的结果能与当地其他的考古研究甚至是历史记载相吻合,那将是梅龙达普洞穴遗址考古的巨大成功,对我国的考古意义重大。”石文斌说。

辽阔的青藏高原是整个中华民族文化发祥地之一。但是,由于高原地理环境和其他因素的限制,考古工作者仅在20世纪的前半期,于甘肃、青海接壤的黄河两岸,曾有一些采集和发现;进入50年代以后,才在整个高原开展了考古调查发掘。

关于旧石器时代的生活遗址,考古学家曾在青藏高原西部阿里地区,东部横断山,北部昆仑山,南部喜马拉雅山区,采集到打制石器;中石器时代的遗迹,经初步鉴定,有申扎、聂拉木两处;新石器时代的遗迹,几乎遍布西藏自治区及毗邻地区,分别有石器和其他器物发现。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赤峰市文化局退休学者郭海民介绍说:“从现有的资料记载来看,我国西域地区的细石器遗存,多见于河岸阶地、湖岸及有泉水涌出的地方,而梅龙达普洞穴遗址紧邻狮泉河,而且还是狮泉河的源头。所以,通过这一遗址的发现和发掘,我们首先可以确定这是一处细石器时代遗址,除此之外,从洞穴面积的大小和周边河流的地理环境,我们还可以推断,这处遗址应该不是一处零散的原始人类居住地,而是一处较大的人类聚居区。希望当地的考古学家能够经过进一步发掘研究,最终确定青藏高原细石器文化的更多未解谜题。”(记者

原内蒙古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石文斌告诉记者,这次考古发掘意义重大,碳样检测确定了年代为4000多年前,当时我国处于新石器时代晚期,而青藏高原自然条件和生活环境恶劣,人类从何时开始在这里从事生产、定居生活?这次发掘一定会给出更为明晰的答案。更令人兴奋的是,洞穴中还发现了几何纹饰的彩色壁画,这对研究青藏高原先民的图腾崇拜、宗教信仰、艺术发展水平具有十分重大的价值。

据了解,细石器文化是指以使用形状细小的打制石器为标志的人类物质文化发展阶段。从那时起,人类学会了用打击法打出细石核、细石叶及其加工品,是人类生产力在旧石器时代基础之上的一次大飞跃。国际上普遍认为,这一时期一般出现于旧石器时代晚期,盛行于中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初期。

张景阳)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