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股份称

2020-08-20 23:09

然而,在吴一坚事发后,ybc陕西办公室却极力撇清与他之间的关系。

2013年,金花投资集团作出战略规划,将高尔夫放在了集团产业发展的重要位置。

金花股份主营生物制药和旅游开发等,于1997年上市,产品集中在骨科、免疫、儿科用药等细分领域。

金花股份称,主要是公司主业医药销售收入增长及子公司陕西金花医药化玻有限公司(下称“金花化玻”)总代业务收入大幅增长所致。

对于,吴一坚到底因为何事而协助调查,至今仍是未知数。金花股份公司董秘办相关人士在与时代周报记者接触时,也表示并不清楚具体原因。

1991年,吴一坚回到西安,成立金花房地产开发公司。随着商业版图的日渐扩大,吴一坚开始涉足投资、制药、商贸、交通、房地产、酒店及高尔夫等多个领域,逐步形成金花投资集团。

吴一坚,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陕西首富”。两年前的9月,他以42亿元的资产首次登上胡润陕西富豪榜的首富“宝座”。今年5月8日,他以50亿位列胡润陕西富豪榜第三名。

陕西省创业促进会是2010年成立的公益社团组织,吴一坚出任第一任会长。陕西省创业促进会和ybc陕西办公室的工作性质类似,针对的都是青年大学生的创业项目,并为之提供扶持和指导。两家协会之间多有交集,曾共同举办过多次活动。

此外,吴一坚还身兼一连串的社会职务,陕西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主席团主席、陕西省总商会副会长、陕西省医药协会副会长、陕西省创业促进会会长。此前,他还曾担任第九、十和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届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八、九、十届全国青联常委。

占用资金被大股东用于投资建设金花国际大酒店以及一些商业地产项目,包括钟楼广场项目和购买并装修如今的世纪金花高新店,上述物业多用于当时还未成规模的世纪金花开展百货经营。

无论金花方面作出何种澄清和解释,作为掌舵人的吴一坚能否安然度过“协助调查”危机,对于“金花系”来说意义重大。

对于,吴一坚到底因为何事而协助调查,至今仍是未知数。金花股份公司董秘办相关人士在与时代周报记者接触时,也表示并不清楚具体原因。

2003年,陕西省就对秦岭的生态环境进行了专项整治,并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秦岭北麓从事房地产开发建设、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别墅。而次年,亚建的别墅开发依然启动,全年开发18栋别墅,其中10栋主体完工。

以世纪金花5月20日发布“六天未能取得联系”推算,吴一坚应于5月13—14日间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颇为蹊跷的是,该商场交付是在遥远的2018年,但付款进度却快得非比寻常。上述收购协议签署时间是在去年12月4日,而世纪金花2014年报披露,已预付了4.45亿港元。

西安当地商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谈起吴一坚的创业经历,分外传奇。1984年,24岁的吴,被分至西安电力机械厂工作。而仅在一年后,吴一坚便选择辞职,怀揣600元前往广州。

外界猜测,项目久拖不决的主要原因是当时金花集团受制于资金紧张,而之所以没有拖垮金花,则是因为吴在西安拥有良好的人脉关系,使融资得以顺畅。

吴一坚虽发家在陕西,然而祖籍却是山西,幼时也在山西运城永济县度过。也正因此,吴一坚成为在陕晋商的代表。

据接近亚建高尔夫俱乐部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球场内有一群依球场而建的别墅,名为亚建高尔夫庄园,开发商也同为秦岭国际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

1996年,金花股份上市前夕,时年36岁的吴一坚当选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成为陕西省乃至西北地区商界、全国民营企业中唯一获此荣誉的企业家。在这一年,金花股份的净利润也才不过1700余万元,吴却捐出1000万元与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在北京共同设立“中国青年科学家奖‘金花基金’”。

而在经营上,金花股份多年陷入持续亏损,遭遇st。2014年报显示,金花股份实现营收7.13亿元,同比增长51.30%。虽营收增加,净利却不增反降,同比下降32.12%。

以五星级的金花豪生国际大酒店为例,这一项目开发最初定位是写字楼,此后多次改弦更张,最终定位为酒店,而项目开发进程缓慢,一拖就是十年。

2014年报显示,世纪金花营收为17.22亿港元,相比2013年的18.72亿港元,下降了8%;净利2.26亿港元,相比2013年的4.11亿港元,更是下降了45%。

工商资料显示,西安秦岭国际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4150万元,金花投资集团出资3112.5万元,自然人秦岭出资1037.5万元。吴一坚担任公司董事,秦川为法定代表人。经营范围除了高尔夫外,还涉及建造和经营配套的写字楼、商住楼和别墅群。

处在舆论风暴眼的金花投资集团,一时也遭致外界的广泛兴趣。金花投资集团总裁办人士对外表示,目前集团运转一切正常,业务并不受影响。世纪金花市场策划部负责人冯建波也澄清说,公司刚结束17周年店庆活动,执行情况甚至比去年要好很多。

金花股份称,未来要以医药工业为龙头,以高尔夫和酒店服务业为两翼。同时,完成秦岭高尔夫球场的重建,形成以高球为主,以房地产开发及酒店经营为依托的、年收入规模过亿、国内一流、西北地区地标性的专业会员制高球场。

5月22日,ybc陕西办公室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吴一坚被聘任为ybc导师是多年之前的事,ybc陕西办前任负责人和他有过接触。同时,此位负责人拒绝透露其他信息。

不过,亚建高尔夫球场也曾因环评手续不完善遭到相关整治。2014年,陕西省国土厅执法监察局副局长贾海波曾带队检查西安秦岭国际高尔夫球场整改落实情况。

2014年报告期内,随着营收的增长,金花股份应收账款也随之增加,暴涨89.84%,达到1.77亿元。由此,通过计提坏账准备,金花化玻却亏损207.43万元。

在一连串的社会职务中,陕西省创业促进会会长和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创业导师的身份尤为值得关注。正因ybc创业导师的这一身份,外界亦传言,吴一坚或牵涉到ybc的相关案件当中。

涉“协助调查”,偏居西北的富商吴一坚招致大规模曝光,出生于1960年的吴一坚,上世纪80年代即已下海经商。30年后,吴一坚身后的金华投资集团,已将触角拓至医药、百货、地产、酒店等诸多领域,旗下拥有金花股份(600080.sh)和世纪金花(00162.hk)两家上市公司。他本人也在2013年登顶陕西首富,此外还曾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等多项职务。

以2005年9月的一场高尔夫邀请赛为例,这场在亚建高尔夫俱乐部举行的名人邀请赛,政商人士云集。当时一名叫“王诚”的神秘商人获得了赛事冠军。金花投资集团官网显示,这场比赛结束20多天后,亚建高尔夫球场俱乐部被授予了“全国青年文明号”称号。

世纪金花欲斥资16.5亿元,收购西安高新区与项目公司合作开发的西安中心的商业部分,由6.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及457个停车位组成。

据传,吴一坚在广州依靠贩卖电子设备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随后,他在海南创立电视机厂,大获成功。

不过,早年与吴一坚共同创业的金花老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吴一坚目前所涉足领域过于广泛,百货、高尔夫、酒店等无所不包,此前也曾陷入过资金困局,“此次被带走调查或许跟早年的资金问题有关”。

亚建高尔夫庄园分为三期,共有数十栋之多。据上述人士介绍,与秦岭周边已建的部分别墅群相比,亚建高尔夫庄园别墅群更为气派和豪华。

5月22日,ybc陕西办公室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吴一坚被聘任为ybc导师是多年之前的事,ybc陕西办前任负责人和他有过接触。同时,此位负责人拒绝透露其他信息。

在一连串的社会职务中,陕西省创业促进会会长和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创业导师的身份尤为值得关注。正因ybc创业导师的这一身份,外界亦传言,吴一坚或牵涉ybc的相关案件当中。

不过在百货零售行业持续疲软的大背景下,世纪金花也未能独善其身。

5月18日,金花股份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吴一坚正在应有关部门的要求,协助调查。两天后的5月20日,世纪金花也发布公告表示,已超过六天未能联络上主席兼主要股东吴一坚。公告同时表示,由不同渠道获悉,吴一坚现正应有关部门的要求协助调查。

出生于1960年的吴一坚,国字脸,中等个头,上世纪80年代即已下海经商。三十年后,吴一坚身后的金华投资集团,已将触角拓至医药、百货、地产、酒店等诸多领域,旗下拥有金花股份(600080.sh)和世纪金花(00162.hk)两家上市公司。他本人也在2013年登顶陕西首富,还曾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等多项社会职务。

作为陕晋商代表,由吴一坚发起的“陕西第一筹”在当天现场共认筹4000多万元,计划中的金花广誉远也即将落地。或许吴一坚也无法料想到,这成为他最后一次公开亮相。

1996年,金花股份上市前夕,时年36岁的吴一坚当选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成为陕西省乃至西北地区商界、全国民营企业中唯一获此荣誉的企业家。在这一年,金花股份的净利润也才不过1700余万元,吴却捐出1000万元与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在北京共同设立“中国青年科学家奖‘金花基金’”。两年后,吴一坚顺利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并连任三届。

5月20日,金花股份和世纪金花双双发布公告,暂由他人代理董事长职务,金花股份董事秦川和世纪金花董事陈帅走向前台。

对百货业的这一现状,吴一坚也认为随着政府宏观政策以及居民生活方式的转变,世纪金花应逐步将目标客户定位于80后、90后消费群体。

不得不提的是,金花股份在2005年曾自曝,被大股东金花投资集团违规占用逾6亿元资金。而在这之前,金花股份曾大量举债,总负债近10亿元。

2001年,金花投资集团收购亚建高尔夫俱乐部。此后,高球成为吴一坚人脉积累的重要平台。去年夏天接受媒体采访时,吴曾表示,公司经营高尔夫球场,“也是为了招待客户、为了企业的经营环境服务”。

从1998年开发位于西安核心繁华区的世纪金花钟楼店开始,吴在西安很多黄金地段拥有地块,有些项目开发进程缓慢,资金链或是受限的原因之一。

在吴一坚的金花投资集团版图中,不得不说的是他早年涉足的亚建高尔夫球场。亚建高尔夫球场全名为西安亚建国际高尔夫俱乐部,现名为西安秦岭国际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地址位于秦岭北麓的西安市户县,占地足足有1300亩。

为了抵偿上述占用的6亿元资金,吴一坚又将金花国际大酒店并入金花股份上市公司内。不过,金花国际酒店却连年亏损。2014年报显示,金花酒店亏损2195.72万元,其在2012年和2013年的还分别亏损1198.61万元和2018.67万元。

在吴一坚数十年的商海沉浮中,随着商业财富的不断累积,社会荣誉也纷至沓来。

随着吴一坚被带走协助调查,金花股份也陡增变数。市场普遍预期,未来金花股份将剥离亏损的不良资产,减少和大股东的关联交易。

吴一坚打造的世纪金花百货大楼多位于城市核心地段,定位高端。截至2014年末,世纪金花在陕西省内及新疆乌鲁木齐拥有8间百货商场及7间超级市场,并拥有多个位于黄金商业地段的贵重商业物业。

5月12日,西安高新区的香格里拉酒店,“陕西广誉远众筹路演大会”在此举行。

另有西安当地接近金花股份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吴一坚被带走调查,很可能涉及早年开发的项目资金贷款问题,这次恐难以自清。

同时,在业务拓展方面,吴一坚准备实现对陕西省二线城市的覆盖,以期实现世纪金花的良性增长。就在业绩持续低迷之时,世纪金花又大手笔投入巨资开发商业综合体项目。

偏居西北的神秘富商吴一坚,这一次被“协助调查”或是他从商以来的最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