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此

2020-08-17 13:31

香港动用买家印花税(bsd)和加强版印花税(ssd)的税收杠杆来调控,前者首次对非香港永久居民和以公司名义买房征收15%的印花税,后者则是在现有的 “额外印花税”基础上调高税率并延长一年,额外印花税的税率适用期由两年延长至三年,即如果在三年内出售物业,需支付额外印花税,其中半年内楼宇转手的额外税率为20%,半年至一年为15%,一年至三年为10%。加强版的印花税主要是针对卖家征收,其目的是为了遏制短炒和投机,以缓解楼价的过度炒作。

目前,内地与香港面临同样的问题,热钱涌入,通胀风险加大。这次香港调控楼市,给内地很多启示,如果楼市再不降温,热钱再来炒作房地产,未来我们会更加被动,决策层需要未雨绸缪。

最后,我们必须要做好热钱来袭的准备,不能让外资再次流入楼市兴风作浪。大家之所以担心热钱,就是担心这些外来资金在资产价格领域和金融市场快速进出,导致股市楼市大起大落,从而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周期。所以,最好不要让热钱停留在金融市场,可以设法将其引到风险投资、创业投资基金等领域,让其培育新兴技术产业和支持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最好将其“套”在中国的实体经济领域,让热钱变冷钱,为我所用。

其次,我们要重视房价收入比指标。除了要抑制房价过快上涨外,还得调节收入分配,不要让少数人持有大量的房子,避免资源的闲置浪费。有数据统计,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国内房价上涨已经超过10年,一线城市的中心区房价上涨均超过10倍,而我国房价收入比远高于国际水准,比如北京核心区域的房价收入比已经超过了20多倍。

首先,我们也应该通过税收等方式严格限定境外购房者的行为,减少投资性、投机性购房的需求,让房子回归居住属性,满足工作、属地居民的住房需求。从调控效果来看,限购政策能缓解一时危机,一旦调控政策松动,房价还会反弹,因此,必须要通过增加保障房的供给和通过税收的方式来合理调控。

在美国qe3推出之后,我国香港面临热钱涌入、港币升值、通胀发酵等不利因素,楼价节节攀升,与经济走势背道而驰。对此,香港特区政府紧急用“印花税新政”来调控楼市,抑制非港居民的购房行为,新政立竿见影,让香港二手房成交量骤然下跌。

按照房屋持有期限来对卖家征税,其实内地的房产交易契税也是以此来抑制投机、短炒者,但是此税收项目经常会转嫁给买房者。如果我们真的想用税收杠杆来调控楼市,可以将住房信息全国联网(对不动产全国普查,统计房屋持有者和空置房的真实信息),按属地优先的原则尝试对二套房全面征收房产税,同时征收空置税、提高遗产税,增加多套房拥有者的持有成本,用税收杠杆迫使持有多套房的人释放存量房和空置房,来平抑畸形的市场供需,以保障市场的公平与效率。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抑制房地产的过度开发和投资投机,而且这些税收也会成为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新来源。